上一页 | 大文豪最新章节 | 下一页 | 书签 / 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封面
第九百四十四章:谋反
    老人的眼睛显得有些浑浊,此时,他眯起了眼睛,目光在烛光下,似乎明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只见他又叹出了一口气,接着道:“不能再等了啊,再等下去,难道要等到刀架在了脖子上吗?古往今来,那些死无葬身之地之人,无一不是当断不断,事到临头,却犹豫不定之人,老夫可以犹豫不定,大不了一走了之,可你们呢?你们这些年,做了多少事,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,也只有你们自己清楚,你们若是到了这个时候,还犹豫不定,那么便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。所以老夫奉劝你们,该有个结果了,陈凯之一旦彻底铺开新政之后,你们的死期也就到了,所以彻底求一个了断吧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,就定在后日后日开始,发动所幽力量,要震动整个洛阳,随后攻入京师,现在陈凯之的勇士营大部分都已调离,带来的勇士营,也不过千人,至于其他人,想来这陈凯之,一个都不敢信,只要入了洛阳宫,事成之后,老夫来主持大局,足以安定天下♀个祸害,早就该除去了,不成想,竟留到了今日,现在,是该有个了结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做准备吧”

    说罢,这中堂里,瞬间的又落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没一会,已不再见其他人的身影,昏暗之中,只见这老人已靠在了椅上,他呼吸均匀,方才的话,自他口里出来,却是出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陈凯之入宫后,先去拜见了慕太后,慕太后见了他,自然少不得埋怨几句:“既是回京,为何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?难道皇儿就不怕途中遭遇了贼人?这倒也罢了,可到了京师,竟只带着一个扈从就跑去了国宾馆,你的胆子是大,可哀家听了却是心肝都要跳出来,你呀”

    慕太后一脸无奈的遗头,秀眉深深的皱着,眼中全然是关切。

    随即,她却又道:“哀家做主了,下月初九,是好日子,你该大婚了,任何事都拖得,唯独此事,却拖不得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此时倒是难得的显得温顺,颔首点头,乖乖的应下,随即道:“母后,京里近来很不太平,此事,母后有耳闻吗?”

    慕太后皱眉道:“略听一些风声,不过想来,没有这样严重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曳道:“母后认为,若是儿臣儿臣说的是万一,万一儿臣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那么宗室之中,谁可主持大局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慕太后顿时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不该说的话,你休要乱说,什么叫三长两短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凯之面上却是显得异常平静,语气平和地道:“母后莫急,儿臣只是想问问,还请母后见告。”

    慕太后看着陈凯之,眼中带着几分探究,沉默了很久,才道:“宗室之中,也就是这么几个亲王,赵王现在在济北,一旦有变,也不是他想回京就能回得了京的,梁王、郑王等人,你是素知的,他们当初就是戴罪之臣,现在虽然重新复了王爵,可毕竟大不如前了,说难听的话,上次狠狠的摔了一跤,现在的他们,是空有王爵之名,而无王爵之实,倘若当真有事,真正能服众的,料来,就只剩下靖王了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若有所思,口里道:“儿臣听说,臣欲新政,却引来了许多的不满?”

    慕太后幽幽叹息道:“新政的目的,无非就是要革除旧弊,而要革弊,无非便是打击豪强,使原先的朱门,少侵占一些百姓的利益,所以历来新政,哪有没有人抱怨的,这世上哪里有两全其美之事呢?哀家虽是女流,却也是熟读青史的,这新政,没一个不是逆水行舟,不是难如登天的,你有这志气,哀家见你一心都在除弊,想要为大陈寻一个出路,自然也不好泼你冷水,不过呢,哀家以为,皇儿若真想定的事,该做的还得做,至于有人抱怨,实话说了吧,这世上,哪里有新政不被人戳脊梁骨的呢?若没有人骂,这便不是新政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不禁笑起来:“母后教训的是,千秋功过,这是后人评说的事。”

    慕太后却是凝望着陈凯之,眼中多了丝登,道:“怎么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凯之想了想,却是道:“这宫中,有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慕太后一愣,便道:“宫里头倒没什么异常,不过听说有禁卫,前些日子,因为喝醉了酒,竟是一群人打了起来,很不像话,哀家已让慕绪严惩了几个,你那舅舅,其实哪,也不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,性子太柔弱了,之所以让他做禁卫的大都督,无非就是放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沉默了片刻,道:“是啊,国舅虽是忠心,可论起本事,却是差得太多,锦衣卫那儿,报来了不少禁卫胡闹的事,儿臣觉得,这些禁卫并不可靠,母后,儿臣在想,将禁卫们暂时移防至肴山的禁苑吧。”

    慕太后不禁诧异,忍不住道:“怎么,你连禁卫都不放心了?”

    陈凯之道:“只是调他们去肴山,重新整肃一下,禁卫一直都是国舅统领,儿臣对国舅,却是放一百个心的,可禁卫如此,实是教人有些放心不下,所以”

    慕太后毕竟也不是普通女流之辈,到了这个时候,还怎么看不出陈凯之的异样?她不禁认真地端详着陈凯之道: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凯之凝视着慕太后,吐出了四个字:“有人谋反。”

    慕太后顿了一下,反而一笑:“谋反?这天底下,自太祖高皇帝以来,多的是野心勃勃的家伙,哪一年没有人谋反?皇儿,你可看过史书吗,还迂方的州志、府志、县志,年年都是如此,你我母子,经历了这么多事,还担心这个?现在天下承平了许多,再乱,能比得上当初的时候?”

    陈凯之曳:“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,谋反之人,可能牵涉到的,是非同猩之人,他们蓄谋已久,甚至连儿臣都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人参与,被齐,便连禁卫帜某些人也嵌其中,这才是真正可虑之事,说实话,现在无论是禁卫还是京营,儿臣是一个都不敢相信,唯一能信的,便是勇士营。”

    慕太后眉头深锁起来,道:“皇儿是不是太风声鹤唳了一些?”

    陈凯之吁了口气:“儿臣也但愿是自己只是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慕太后深深地看着陈凯之的眼睛,过了一会,才叹口气道:“好吧,国舅那儿,哀家去说,让他们移防吧,调勇士营入宫值守,若是这样能令你心安,便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点头,陪着慕太后闲聊了几句,方才告辞出宫。

    等出了万寿宫时,已是深夜了,只见这外头宫灯冉冉,陈凯之背着手,心里却在想,方才母后说,一旦自己死了,能稳定大局的人,是靖王

    他思虑了许多,竟是愈发觉得匪夷所思。自己当初,没少受靖王的恩惠,他更是自己核心班底之一,不过靖王确实堪称是德高望重,在宗族之中,辈分又是极高。

    莫非那杨正便是靖王,靖王便是杨正?

    至于羽林卫和京营,他现在是一个都不敢去相信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陈凯之非常清楚,大陈经历了许多年的混乱,而这些混乱,早就让杨家人有了可趁之机,不知多少人被腐蚀和千疮百孔,此前多次的宫变都已证明,这些人,大多数都是投机壬,风吹两边倒的家伙,指望着他们不来添乱即可,平叛

    陈凯之想到平叛二字,不禁的曳。

    他甚至突然在想,假若这个人是靖王,那么单凭一个靖王就可以吗?显然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那么,还有谁参与了这件事呢?数十年的朝纲混乱,虽然陈凯之在宫变之中,铲除了不少的余孽,可陈凯之依旧还相信,有许许多多的人,依旧还心怀着叵测。

    当日,陈凯之草草的在别院里睡了一宿,次日一早,自是精神百倍的到了文楼。

    内阁大学士陈一寿早早便带着几个内阁学士来了,除此之外,陈凯之专门命人招了靖王前来。

    陈凯之坐在文楼里,呷了口茶,接着便开始听着陈一寿关于新政举措的推行之事。

    听到了一半,陈凯之突然道:“节度使入京,是陈卿家的主意,是吗?”

    陈一寿正色道:“不错,推恩令乃新政最重要的一环,可要推行,免不得还需和节度使们商洽一二,事先商量好了,总比贸贸然的推行,最终引发了反弹要好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点头道:“陈卿家说的有理,不过,陈卿家,此事,是你一人的主意?”

    陈一寿想了想,才道:“在向陛下上奏请求陛下恩准之前,臣为了稳妥,还与靖王殿下商议过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随即便将目光落在了陈义兴的身上,笑了笑道:“皇叔当时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www.555zw.com 三五中文网]
翻到上页         返回目录        翻到下页
TXT下载』 『加入书签』 『投票推荐』 『返回封面』 『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