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五中文 > 晚年蒋经国 > 正文
  当全国人大常委会《告同胞书》刚刚发表之际,立即遭到蒋经国的强烈反弹。当日,一位台湾当局发言人根据蒋经国的旨意发表谈话称:

  “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会同党进行任何形式的谈判,我们过去的经验已使我们有了足够教训,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党人。”“只有在中国大陆的人民摆脱共产主义时,我们才会坐下来同任何人谈判。”合众国际社台北1979年1月1日电,载《一个国家两种

  制度》第2辑第1页,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。

  按照这位台湾当局发言人的论调推论,蒋经国不仅企图将第三次国共和谈的大门紧紧关闭,而且又将皮球踢回了。

  1月2日,蒋经国在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答称:

  “在任何情况下,‘中华民国’绝不会与中共政权谈判,也不会与共产主义妥协。”1979年1月2日蒋经国答法国快讯周刊代表魏奈特问,载《蒋“总统”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》第12辑第415页。

  1月3日,蒋经国在国民党中常会上发表讲话称:

  “国人必须提高警觉,洞悉共党‘统战伎俩’。共党最近在达成与美建交的野心之后,又处心积虑地对我发动‘统战’,诸如提出‘祖国统一’的口号,广播暂停炮战。都是恶毒的故作姿态,‘国人’应冷静地不予理会。”“共党的‘统战’居心……我们绝不能信,也不能上当。”1979年1月3日蒋经国在国民党中常会上的谈话,载1979年1月4日《中国时报》。

  时隔一周后,国民党《中央日报》发表社论,题目就是《我们为何不与中共谈判?》。社论学着蒋经国的腔调,宣称:

  北京正在不断对外播送“和平幻曲”,推销“和平膏药”,其目的是“在美苏超级大国的强势之下”,“伪装”和平,争取时间,“以延缓对它的攻势”,并“希图由劣势转为优势”。而且在党与美建交后,“更可藉和平之掩护来破坏远东太平洋的反共,彻底离间中美关系并妄图以此瓦解我士气民心”。

  社论还认为国共和谈“不是和平途径而是战争的一种方式”。在这种错误认识下,社论提出“绝不与党谈判或妥协”,“不与它有任何接触”,初步提出了“不妥协、不谈判、不接触”的所谓“三不政策”。

  同年1月12日,时任“行政院长”的孙运璇秉承蒋经国的旨意,就《告台湾同胞书》发表声明,宣称《告台湾同胞书》的目的主要有二:一是中共利用与大陆建交后,“世人不满美国政府背信废约的错误政策,故意放出‘和平’的谣言,来迷惑美国人民,欺骗美国国会和舆论,企图软化他们支持‘中华民国’的意愿,破坏台湾海峡和亚太地区的安定与和平”。二是要“松弛我们的斗志,影响我们的民心士气,乃至于为它未来的行动创造有利的条件”。

  1月底,孙运璇在答美联社记者问时,宣称台湾回归祖国的条件是:唯有在全中国人民的自由意志受到尊重时,台湾与大陆始能统一。”同时,孙运璇放弃了武力“反攻大陆”的政策,宣称:“我们从不认为可以用武力解决问题。”1979年1月30日台湾《工商日报》。

  2月5日,孙运璇再度宣称:“与中共之间,绝无谈判妥协的余地。”1979年2月6日《中央日报》。

  4月17日,蒋经国在答复美国柯普莱新闻社特派员凯瑞所提问题时宣称:

  “我们的立场,是绝不与中共谈判,也不与中共发生任何接触。”1979年4月7日蒋经国答复美国柯普莱通讯社特派员凯瑞问,载《蒋“总统”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》第12辑第442页。

  1979年12月10日,国民党十一届四中全会在台北召开。针对《告台湾同胞书》,蒋经国《以全民炽热反共意志再造中华》为题到会致辞。文中宣称“共产主义已彻底失败”,攻击四个现代化是中共的“谎言与妄想”,中共的和谈是“统战阴谋”,因此“我们绝不与共党谈判,绝不与共党妥协,任何情况绝不改变我们的立场”1979年12月10日蒋经国在国民党十一届四中全会上的讲话,载《蒋“总统”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》第12辑第187页。至此,蒋经国的“不妥协、不接触、不谈判”的“三不政策”最终形成。

  蒋经国在报告中比较明确地提出了“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”的主张。蒋经国认为:中国必须统一,究竟统一在共产主义还是三民主义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下?他认为事实已经证明:“三民主义在‘复兴’基地的建设已经”,“中国的真正统一,便是‘光复’大陆,实行三民主义。”1979年12月10日蒋经国在国民党十一届四中全会上的讲话,载《蒋“总统”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》第12辑第199页。他还提出当前台湾的中心任务之一就是“以‘复兴’基地三民主义建设的成果和经验,展开政治登陆,继之以各种行动”,摧毁大陆政权。1979年12月10日蒋经国在国民党十一届四中全会上的讲话,载《蒋“总统”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》第12辑第190页。会议根据蒋经国的讲话精神,策定四中全会的中心议题为“加强三民主义策进‘光复’大陆”,加强台湾建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