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 | 红楼大官人最新章节 | 下一页 | 书签 / 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封面
四十七、斗曲(给空梦七的加更)
    卢连山显然早就有所预备,他连连笑道:“薛兄说笑了,薛兄家世渊源,经济之道乃是世人皆知,我若是还和薛兄比这算术之法,岂不是就瞧不起你了?这一节我方是万万不敢比的,若是薛兄一定要比,我们这些人,也只好认输。”

    薛蟠凝神沉思,“那你的意思,要如何比啊?”

    “如今这诗词虽然比了,但却还未精彩,诸位大人也还未听得过瘾,”薛蟠笑道,“不如咱们再比这个如何?这一次就让你们出题是了,我大人有大量。”

    卢连山狐疑的盯着薛蟠,他原本也是如此之想,但薛蟠这样说,他倒是有些举棋不定了,他看了一眼应弘,心里头又想这一局不容有失,不能够再让薛蟠得势,于是笑道,“诗词咱们且不急,刚才才听了薛兄的大作,大家伙意犹未尽,还要好生品鉴品鉴,咱们还是换一样新的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要换什么?”薛蟠不以为意,虽然他心里头也紧张的很,怕这些人又闹什么幺蛾子,这琴棋书画,薛蟠是样样不精通,或者说是根本就不会,如果这几样东西要被选出来比,围棋,作画、下棋薛蟠是全部抓瞎,今日如果这么丢脸的比赛失败被赶出咸安宫,那可不是什么好听的传闻让人可以提起的,薛蟠虽然无所谓,但在母亲和妹妹们面前可是还要一些脸面的。

    应弘卢连山和李少普几个人见到薛蟠有恃无恐,又很是淡定,心里头倒是有些警惕,卢连山看了应弘一眼,对着王恺运鞠躬:“古来这乐之道,有琴,自然也有歌。祭酒大人,适才比了琴,这会倒是可以比一比歌。”

    王恺运点点头,“这主意不错,那按照你的意思,如何作歌?”

    “若是寻成作,必然无趣,大家伙听得都是厌倦了,但作歌,只怕比作诗还要难一些,急切之中做不出什么好歌来,学生的意思,不如用旧诗词填新曲,旧瓶换新酒,如此可好?”

    王恺运微微一笑,不再言语,督学马大人问薛蟠:“文龙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薛蟠脸上露出了苦恼之色,“学生这音乐一道,实在是不精通,奈何还要这样的比赛,恐怕是不成,大人还是另外鸦样才好。”

    卢连山见到薛蟠如此,心里暗叫成了,脸上却曳不已,“这如何可以?咱们这咸安宫之学生,可以说是样样精通,都是全才,薛兄若是要进此处,还是要多学习历练一番就好。”

    马大人见到王恺运不说话,于是点头答应此事,“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,你且说说看,如何比赛。”

    “要世面上没有见过的曲子,按照这古往今来的名曲名诗名词来谱着。”卢连山说道,“不限题材,也不限内容,由祭酒大人等判定,哪一方得胜……恩,薛兄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薛蟠这时候摆摆手,“卢兄的意思我听明白了,那按照你的意思,只要把这诗词给唱出来了,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,”卢连山点点头,“不能用前人的旧曲……”

    “任何题材都成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,难道薛蟠有所准备?应弘的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,薛蟠就朝着王恺运等人笑道:“劳烦大人们在这里头等候多时,让大人们看这轩辈们瞎胡闹,真是不应该,既然出了这样的题目,学生要先献丑,适才听了应兄的弹奏,心中生出许多豪气,这时候不吐不快,要先唱一首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唱罢,”王恺运笑道,“你若是唱的好,我给你鼓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首是满江红,”薛蟠转过头来,笑着看应弘,“应兄大才,论起曲风和你这战台风相近,可是知道是哪一首满江红?”

    应弘见到薛蟠如此干脆得答应下来,心里顿时一沉,又听薛蟠这样问,心里更是觉得不妙,但薛蟠这样问,也不好不回答,“莫非是岳武穆的满江红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薛蟠低着头似乎在酝酿情绪,他不再理会堂内嗡嗡嗡的嘈杂声,过了一会,才抬起头来,这时候他的气质大变,之前站在那里,松松垮垮的,好像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一般,但现在他身子笔直,站的挺立,目光如剑,神态沉静,好像是出鞘的宝剑一般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之下,薛蟠开口了:

    “怒发冲冠,”才是一开口,大家伙就觉得一阵子悲愤沉郁之气扑面而来,薛蟠好像变成了十二道金牌被迫撤军的岳飞,站在滚滚黄河边上壮志未酬,“怒发冲冠,凭阑处,潇潇雨歇,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同激烈,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,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,靖康耻,犹未雪,臣子憾,何时灭,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,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,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!”

    薛蟠居然唱中了岳飞的本意;种悲愤失望却对着国家还抱有信心,并且报效国家,还要再为国杀敌征战沙钞意,复杂又十分和谐统一,就连王恺运原本意态悠然,听到这歌,也不禁瞪大了眼睛,似乎从未认识薛蟠一般,在座的都是意气风发的少年,自然都信奉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。”的想法,对于征战沙场大约不是每个人都乐意的,但报效国家为自己赚取功名利禄,这是非常渴望的,薛蟠这歌,把岳飞原词之中,的悲愤之意大大减少,豪迈壮志却是多了很多。

    一曲罢了,大家伙都是睁大了眼睛,被震惊到失声,薛蟠的嗓子最近在变声期,十分嘶哑难听,唱缠绵悱恻的曲子,大约不被这些少年们入耳,但唱这类似于战歌一样豪迈的曲子,倒是这样沙哑的嗓子更为合适。

    王恺运站了起来,慢悠悠的开始鼓掌,其余的人也纷纷站起,朝着薛蟠热烈的看过来,一起也鼓掌起来,啪啪啪啪啪,咸安宫内似乎成了掌声的海洋。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www.555zw.com 三五中文网]
翻到上页         返回目录        翻到下页
TXT下载』 『加入书签』 『投票推荐』 『返回封面』 『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