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 | 红楼大官人最新章节 | 下一页 | 书签 / 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封面
四十、斗诗
    “考谢敢,只能说是切磋切磋,”应弘潇洒自如,果然昨日的那嚣张只是在私下才会如此的,大庭广众下,这些龙子凤孙,个个都是礼数周到,谦虚低调,让人如沐春风,不会觉得让人他在仗势欺人。

    薛蟠站在当庭,抬头看着应弘,“学兄考校,学弟当然奉陪,只是不知道学兄要考校那样?”

    应弘瞧了瞧边上,又有一位长得瓜子脸一脸精明样的人站了起来,接过了话茬,他先自我介绍,说是礼部右侍郎次子卢连山,“薛兄家世渊源,经济之道极为厉害,若是再拿算术来考校薛兄,那就是衅您了,这必然不成。”

    薛蟠心里十分失望,他原本还想着在算术这里暗算别人呢,说起来,自己这后世学到的二元一次方程,什么函数,都可以秒杀这些理科菜鸟,没想到他居然不上钩,可见对着自己是有了万全的准备,“多谢学兄照顾,那咱们考校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咸安宫自然是文武皆修,但若是这会子出宫去比赛骑射,也是不妥当的,”卢连山说道,“大动干戈倒是叫外头的人说闲话,故此,弟以为,还是要比诗词一道。”

    又来了,薛蟠心里暗暗叫苦,又是这一套{的脸色惊变,应弘等人顿时心里大喜,薛蟠虽然名声不显,但仔细打听,还是能打听到一些事情的,接触到的人都说其为人处世厉害,且做生意也精通,只是不擅长诗书,如今瞧着他的脸色,果然猜中了!

    薛蟠连忙推却,“小弟的打油诗,就不必做了吧?实在是不擅长此道,还请改了别的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如何使得?”卢连山说道,话虽然柔和,却步步紧逼,“诗词之道,虽然于治国无益,但陶冶情操,展露胸怀,是最为要紧的,且将来吾辈出仕为官,素日里头和地方雅士联谊,亦或者是宣教文化,这诗词是万万都用得到的,难不成,日后这咸安宫读书出来的人,还言明不会作诗?外头的人如何看得起这天下第一学?薛兄这样谦虚可是不好,过度的谦虚就是虚伪了,若如此可是要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薛蟠脸上的焦急之色隐去,露出了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,他笑道,“诸位学兄都是吟诗作赋的大拿,我却是不敢班门弄斧,要不就此认输如何?”

    李少普又是连连冷笑,“好一个无用的东西,若是真的认输,不如就在此地磕头三个,言明认输,就此退出咸安宫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一会觉得薛蟠过于窝囊没志气,一会又觉得李少普咄咄逼人,失了大家风范,也有人在边上说了几句,让应弘就此收手,只是似乎此人也未曾真心帮着说话,应弘又笑而不言,显然心意已决,于是众人也不再说话,有老成持重者见到应弘等人如此跋扈,心里暗暗警惕,脸上却是丝毫未露神色。

    鹿胜微微劝了劝,见到众人无人理睬也只好罢了,他原本只是小官,在这些豪门子弟面前算不得有什么面子,平时时候除了学业之外,也不敢多加约束,何况这些人原本就是人中龙凤,样样学业都是精通,自然是眼高于人,无人能劝阻了。

    李少普说话难听,薛蟠不得不要反击了:“李兄,”他故作惊讶,“您的脸昨个被打了,还没好就这么多嘴,不怕别人听的厌烦,你的另外半边脸也会肿吗?”

    “言多必失,您还是少说几句废话罢,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,饭可以乱吃,话是不能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李少普拍案而起,怒视薛蟠,还有许多人不知道李少普的脸为何肿起来,听到薛蟠此言才恍然大悟,只怕是昨日李少普就在薛蟠处吃了大亏,有人原本对着李少普等人嚣张极为不满,听到这话,倒是对着薛蟠起了一些好感,于是众人笑道:“比就比了,薛兄不必担心,横竖都是自家同学,输了也没什么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薛蟠团团作揖,姿态十分潇洒,“学兄们都这么说,我也不好意思不听命了,”他朝着应弘点头,“守盛兄,出招吧。”

    应弘眼神一闪,露出了玩味的笑容,那卢连山又道,“既然是作诗么……”

    薛蟠又抢答说道,这会子可不能让他这么顺顺利利的继续下去,不然的话万一给自己设一个套,岂不是就吃亏了?“卢兄,话说起来,要比诗词,这倒也简单,但依照我的小人之心,万一你们闹什么猫腻,提前预备好现成的诗词,又要我效仿曹子建七步成诗的捷才,如何是好呢?”

    卢连山表情微微一滞,显然薛蟠这小人之心,提前说出来,倒是不好反驳,他原本有此意,但应弘之前也说无需如此,这一帮人里面哪一个诗词歌赋不能够压服这个没文化的薛蟠?他为了稳妥起见,于是想了想,“薛兄多虑了,自然要另外再选公允之人居中主持此事,绝不会有任何偏私之处。”

    应弘点头称是,“薛兄虽然是小人之言,但也有道理,在这咸安宫内,自然容不得徇私之言,只是呢,今日英才会聚,不好这么一下子就轻易结束,薛兄大才,也要一一彰显才是,卢兄,你说这样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好,”卢连山笑道,“本来今日群遇萃,就应该细水长流,仿效曲水流觞之先贤故事来以文会友,以我来看,这么一耻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你看,该如何是好啊?”薛蟠大摇大摆的坐在了鹿胜边上的一张官帽椅,这会子既然是已经要开始斗了,那么他倒是稳定了下来,一点也不怕,还拿了一把湘妃竹的扇子出来放手里把玩,“准备闹一个诗会吗?”

    “这自然也是成的,”卢连山说道,他笑得很是奸诈,“弟以为,薛兄刚才提到了曹子建,我倒是觉得,这法子极好,用七步成诗的法子来斗诗,先作诗、诗上乘者为胜!如何?”

    求下月票,没有月票,咱们的薛大官人硬气不起来了!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www.555zw.com 三五中文网]
翻到上页         返回目录        翻到下页
TXT下载』 『加入书签』 『投票推荐』 『返回封面』 『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