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 | 红楼大官人最新章节 | 下一页 | 书签 / 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封面
正文 三十八、准备上课
    薛蟠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他巴不得所有人都不要在乎自己,都忽略自己,让自己好生混完咸安宫的学业就够了。只是天不从人愿,他吃了饭施施然的离去,李少普见到薛蟠那可恶的背影,又摸了摸自己肿胀的脸蛋,恨恨说道:“四哥[们就看着这杏在咸安宫得意吗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”被称之为四哥的嘉义县男淡定自若的夹了一块鹿肉,慢条斯理的吃了,“今个才是第一天入宫,就一定要把人家给压服了?倒也无需这样急,这个杏我原本不过是寻热闹去耍一耍他,没想到这样不识抬举,若是老老实实被咱们揍一顿,我也就放过他了,他居然还把安福海给惹了出来,”嘉义县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霾,“贤弟脸上的巴掌,那和打在我脸上是一模一样的,这口气,我可忍不了!”

    李少普和边上的少年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,这一帮子还以为嘉义县男闷声不吭憋了一整天,还以为就要放过薛蟠了,这些少年看来,最要紧的还是面子I安福海当前,这一帮人的老大若是不出面,凭着这些人是不敢再去招惹薛蟠的,所幸嘉义县男还有心气劲儿!

    “爵爷,”李少普肿成猪头一样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,他连媚声说道,“爵爷要把今个的事儿告诉万岁爷?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告诉万岁爷,”嘉义县男放下了筷子,“万岁爷一准会知道,他老人家的消息可是灵通的很呢,我若是自己个去哭诉,只怕还落了下成』用我去告诉,万岁爷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听说,今个这薛家杏入学咸安宫,可是万岁爷特旨下的口谕啊,”有人犹豫的说道,“万岁爷这可是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很明显想起了安福海白天对自己这一帮人的警告,若是皇帝口谕下达要薛蟠入内读书的,这些人还要再惹事,只怕皇帝会不高兴,于是众人又一起瞧着嘉义县男,嘉义县男胸有成竹,“不用担心,万岁爷日理万机,那里还一直记得租样的小人物,再说了,他敢和安福海这样的死太监搞在一起,难道万岁爷还会看上他如何吗?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,嘉义县男胸有成竹,“不用去求万岁爷什么,既然是在咸安宫内了,咱们就在咸安宫内办,这咸安宫里头有能耐的人多了去,何须咱们亲自动手,”嘉义县男把筷子丢在了位置上,施施然离去,“自然有人会叫他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薛蟠还不知道嘉义县男预备着怎么对付自己,但是刚才见到他那样的神色,却不敢冲上来,不免觉得安福海此人的确是权柄滔天,嚣张跋扈的令人害怕,不过说起来,倒是也羡慕安福海这样的权势』过嘉义县男已经得罪深了,倒也无需担心,这明面上的敌人,比口蜜腹剑的假朋友要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间,众人又是要攻读诗书,薛蟠原本想着去学堂读书。后来想想龙潭虎穴不宜轻易步入,所以还是不去了,自己躲在房间里偷懒,臻儿很是鄙视:“大爷您不就是想着要多睡会么,今个还能休息一会,明个就要起来努力读书咯,您就珍惜这最后的好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什么乌鸦嘴,”薛蟠笑道,“什么最后的好日子?好日子还多的很呢,今个先偷懒一回。”薛蟠把那大学给合了起来,“明日再用功不迟。”

    薛蟠还怕这一晚上又有什么事情,严命臻儿:“若是有人在外头喧哗,一定是不能出去看热闹,有人来敲门,问清楚,不是师傅一概不许开门,免得咱们惹祸上身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大爷,”臻儿在外间打着地铺,连忙答应了下来,嘴里却嘟囔着,“俗话说,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。大爷你这样容易惹事的人,就算关着门也一样是有麻烦惹上门,真是不叫人誓的主!”

    臻儿还不知道自己家主子和万岁爷的弟弟起了冲突,若是知道了,只怕还要吓的尿裤子,所幸这一夜平安无事,臻儿的乌鸦嘴没有灵验,到了次日清晨,就有苏拉在外头摇铃,让大家伙起来,臻儿连忙起身给薛蟠梳洗一番,又换了衣服,主仆两人一起出门,到了食堂里头吃了饭,虽然不是很好吃,但薛蟠也吃的开心,咸安宫现在的氛围来说,倒是有些像后世之中的高中,每一所高中的早上都是乱糟糟的,每个人都急匆匆的吃饭,没人来观察薛蟠这个新人,于是几个人吃了饭,李马鹿又在外头等候了,他要先带着薛蟠去见本学博士,哦,也就是班主任。

    博士是一个颇为和气的中年胖子,李马鹿介绍这是鹿胜大人,字珏玉,薛蟠朝着鹿胜拱手行礼,鹿胜连忙扶起,脸上笑眯眯的,“我听说你乃是金陵人士?我乃是浙江籍贯,算起来,咱们都是南人,倒是老乡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咸安宫里头,大部分的都是宗室勋贵子弟,身上带着爵位官位的,若是都用官位称呼,那未免就失了师生体统了,故此老祖宗定下规矩,一律都称学生字号,这一节你要明白。”

    薛蟠巴不得如此,自己身上的六品官位在这些龙子凤孙面前可不够看的,如果都称名字,倒是自己赚便宜了,薛蟠连忙点头,“学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龙新来,大约还不知道咸安宫的规矩,”鹿胜说道,“咱们这里,科目繁多,又有许多考试测验之事,偏重实务,经书上的东西不算太多,教育的还是更多一些政务上的事情,偶尔也有各部的官员前来授课。”

    鹿胜这么一说,薛蟠倒是有些明白了,这咸安宫就是培养后备干部的dang校啊,这倒是比单纯的学些四书五经要来的有意思一些,不过这也是薛蟠的误解,如今大越朝一切提倡实务,绝不是以前那样只是追求八股文之术的偏颇情况了。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www.555zw.com 三五中文网]
翻到上页         返回目录        翻到下页
TXT下载』 『加入书签』 『投票推荐』 『返回封面』 『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