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 | 北雄最新章节 | 下一页 | 书签 / 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封面
正文 第659章狭路
    沈凡从身披皮甲的大汉手里接过一个油乎乎的布袋,再次羡慕的瞅了对方一眼,大汉一身军服,还披着甲胄,腰间挂着的佩刀也不是“凡品”,看在沈凡眼中,着实威风了得。 .

    他这里磨磨蹭蹭的,大汉鱼不耐烦,盯了沈凡一眼,目光中蕴含的凶狠像针一样扎了沈凡一下,让他立即垂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大汉抬腿给了他一脚,“他娘的都给俺麻利些,后面还有人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沈凡一个踉跄,紧走了两步,却将布袋紧紧抱在怀里,本能的就想像往常一样,回头骂上几句,甚至朝对方吐上几口唾沫,以做回应,可到底没敢,只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了对方几句罢了。

    等一伍人聚齐,看着几个和自己体型差不多,又知根知底的手下,沈凡重新找回了自信,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咧咧的挥了挥手,“吃吧吃吧,早吃早超生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人笑嘻嘻的不以为意,都席地而坐,掏出布袋里的肉干,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个不停,于是他们脸上就都流露出了幸福的表情。

    肉干硬邦邦的,还有着浓重的腥膻气息,口感味道其实都不算好,可吃到像沈凡几个人这样的乞儿军军卒嘴里,那就是难得的美味了。

    肉食在此时的河南人眼中,都是珍馐佳肴,在之前的大军当中,为了点肉食,添上几条人命进去,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人还不舍的从布袋中掏出几块来供奉给伍长沈凡,沈凡毫不犹豫的收上来,眨巴着眼睛挑出些肥大的,过后还要去交给队长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天生天养,归入乞儿军之后,层级比别的地方看上去还要森严几分,却没几个人有怨言生出,因为他们本就蹿洛阳城中最底层,有了刀枪之后,才算过的好些。

    加之又生在这人命如草的乱世,所以说,他们的性命不值钱,值钱的是手帜刀枪,到手的食物,有了这两样东西,他们就能活下去,至于是给谁打仗,他们不在乎。

    当然了,河南兵卒中,在乎为谁效力的本也就没几个,乞儿军尤其如此。

    几个人吃的很快,干硬的肉干噎的他们直翻白眼,有人在嘟囔,“要是有口酒喝酒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就骂,“他娘的,有酒有肉,那不和断头饭差不多了?”

    于是几个人就都沉默了下来,他都知道,这和断头饭也没什么区别,吃饱了就得拿起刀枪去拼命,不然这些东西能吃到他们嘴里?

    只吃了个半饱,沈凡便将布袋扎紧,掖进腰间,这是要等活着回来再犒劳肚囊的好东西,可不能一次吃完了,没了念想的话,他怕自己就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个孤儿,能活到现在可不容易,乞儿军中像他一样的人很多,单薄的身形,卑微的举止,年轻的面庞,只有在适当的时候,他们才会露出狼一样的凶狠。

    从军几年,沈凡学会了很多的东西,这让他能和那些杀人不眨眼的老卒一样,能够在拼杀来临之前,敝起码的平静。

    沈凡别看姓沈,他和他们的军主沈青奴可没什么亲戚关系,如今乞儿军中姓沈的人很多,显然这是晋末战乱留下的产物之一,有着鲜明的私军的特点。

    用一块破布仔细的擦拭着他那把有了许多缺口的钢刀,一边爹娘乱飞的催促着手下的几个人赶紧吃完,好缓缓神,一会儿怕是要见血,可不能松松垮垮的,没的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和他们想的差不多,这年头就没白吃的饭食,吃的越好,说明之后经历的凶险越大,看见军主沈青奴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,很快身边就围上了不少军头。

    沈凡羡慕的瞅了两眼,心里却在咒骂,什么他娘的汉王,和姓王的皇帝都是一般,只想让俺们给他们去打仗杀人罢了。

    这才刚投过来啊

    只是连沈青奴现在都是身不由己,就别说沈凡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伍长了。

    队长被召了过去,半晌过后,熊着回来,立即将手下的伍长又都召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唐军朝咱们过来了,两万人”

    几个伍长一听,心里都鱼打鼓,沈凡心里也哆嗦了起来,他娘的两万人啊,而且听说唐军挺难打的,皇帝领着那么多人过去,都败了,咱们这点人够人家塞牙缝吗?

    相比他们心里七上八下,队正看上去很振奋,“将军说了,咱们这一千人先顶上去,剩下的两千人就能先过河躲一躲,一旦咱们赢了,全都有功,河那边过的可好,要什么有什么,以后都不用饥一顿饱一顿的过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那边婆娘多,活下来的都能娶一个回家,房子和田地也都能发下来,到时候咱们也就都是有家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没什么慷慨激昂的地方,几个伍长的眼神却已经悄悄亮了起来,沈凡的手也握住了刀柄,给同伴断后,以后能吃上好的,再娶上个婆娘,有屋子可住,有田地能够耕种,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样样几乎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之前在王世充手下的时候,只能给他们许诺一样东西,那就是吃的,也别指望吃的有多好,只要一日三餐不断,他们就能拿起刀枪来为人效力。

    现在汉王明显给的比王世充多,过后能不能到手是一回事,可能听到这样的许诺,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东西是值得他们用命去换的,就像当年代州人一样,无数人抛头颅洒热血,前赴后继,很多人为的都不是功勋,疆土,而是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沈凡回到自己一伍人面前,直着腰杆,很有气势的指着对岸,“唐军过来了,有两万人,咱们要杀上去,活着回来的都能去到对岸,那里吃的好,穿的暖,女人也多,只要敢打敢杀,将来就不用过苦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们说的都没什么新意,可一千乞儿军却都拿起了刀枪,怀磁美好的畅想,聚集在了沈青奴的战旗之下。

    士气不高不低,战斗力也很堪忧,但却都愿意跟着向来说话算话的军主出去,用他们的性命作为赌注来搏一搏。

    沈青奴这里要费点事,牛进达那边就简单多了,他那里的低级军官都是山东人,打仗和吃饭喝水也没什么分别,看的就是将主想要打哪里而已,军令一旦发下,几乎没人会在乎自己的生死。

    刘安世威望很高,也很快便将一千人聚集了起来,元聪最拖拉,肉干加上重赏,才堪堪凑齐了一千人,各个锤头耷拉脑。

    四千人汇聚到一处,徐世绩瞅了瞅,便让元聪带人守在了岸边营中,这人带兵实在不成,守在营帜话,对战事的影响也就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一队队的河南降军走出营寨,而在寨前,四千晋地精锐已经排好了阵列,刀枪林立,甲胄鲜明,各色战旗在他们头顶烈烈飞舞,和乱糟糟的河南降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养精蓄锐到今日,晋地军旅终于黄河南岸露出了獠牙,显出了张牙舞爪的气势,顺便给河南降军吃了点定心丸,培养了一下自信心。

    传令让牛进达,沈青奴等人列阵于后,徐世绩和张士贵重新凑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大王说了,让咱们随机应变,若是败了,俺也没脸回去,可谓是背水一战,张兄,你我今日共赴艰难,将来功成名就之日,可莫要忘了今日同生共死之情啊。”

    张士贵嘿嘿一笑,锤了锤胸甲,“大王知人善用,李大可比不了废话就不多说了,俺来打头阵如何?”

    徐世绩哈哈一笑,捶胸道:“不分先后,你左我右,看谁先能斩下桑显和的首级。”

    此时,唐军离风陵渡口已不足十五里。

    桑显和在大军当中不断传下军令,催促众军前行。

    探报早已传了回来,李定安正在挥兵渡河,河边很是纷乱,正是半渡而击的好时机,桑显和久经战阵,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行军之间,他也没有和人商议军情的兴致,只是派人回潼关向太子禀报一下军情,之后便是领兵直奔风陵渡口而来。

    桑显和想的不多,领军过去,抢占滩头,堵最定安南下的道路便成了,他不认为刚刚过河的晋人以及那些河南降卒能够挡所率的两万精锐。

    如果这会李定安也过了河,那可就太好了,说不定还能让他立下大功,他在潼关已经呆腻了,若是擒了李定安回去,奶奶的,李渊虽说续了些,可这样的大功,就此弄个卫府将军当当,应该不算难吧?

    好吧,他的心也不小两边的人谁也没将谁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在风陵渡口西南五六里处,两军终于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桑显和可谓大喜过望,七八千的乌合之众,竟还敢弃寨而出,无异于螳臂当车,两万大军在军令声中,缓缓停下,在军卒停下脚步的同时,军阵已经渐渐成型。

    让桑显和意外的是,对面显然已经等候多时的敌军,在沉沉的号角声中,迈步前行,先就做出了攻击的姿态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对面两个领兵之人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狭路相逢勇者胜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www.555zw.com 三五中文网]
翻到上页         返回目录        翻到下页
TXT下载』 『加入书签』 『投票推荐』 『返回封面』 『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